「您」。雜沓隨筆。-前言

寫東西的時間空間不易。但終究是又累積了一些。


喃喃自語,不打tag。轉錄隨意。

作者嚴重kkl+kkh妄想,脫離現實,穿鑿附會。

故雖不是所有文章都有粉紅,但因個人屬性,很可能比粉紅更雷。


....還是補個J禁好了。

總之慎入。








-------------------


名為「您」(あなた)的這首歌,收錄在2002年8月 剛先生的首張個人專輯Rosso E Azurro,普通版為倒數第二曲,初回則因加入solo版「Hey! みんな元気かい」 而成為倒數第三。總之是接續著溺愛論的狂躁Bebop Jazz、Luna的龐克嘶吼,陡然降臨的抒情曲調。

 

初次聽見這首歌是剛飯上不久。2006年。那時不知為何丟著好好的 ipod跟音響不用,硬要在枕邊接一台老舊CD player。彷彿某種睡前的儀式,必得規規矩矩地嵌入唱片,看著磁片被吸進黑色圓盤,然後關燈,在黑暗中用耳機靜聽。開頭的再見吧安潔莉娜總是跳過,覺得實在太痛。剛說過藍調很美,但為何唱著藍調的他的聲音像一把鈍刀,無視血肉模糊的傷口,本人毫不在乎地在傷上來回割著。

 

彼女は言ってしまった
俺の目を見てハッキリと愛してないと

她這麼說出口了。

「看著你的眼睛,就清楚知道你根本沒有愛」之類。

 

愛作為一種病徵及渴望救贖的過程,它掙扎,尚沒有答案。再見吧安潔莉娜預告著一場肇因於告別與撕裂的新生,那是始於愛的被否定,又在坦承愛的渴求裡再次灼傷,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人生。途中不斷切換跳接的人稱(她vs. 你)使這首歌的敘事染上陰鬱紊亂的顏色,口氣時抑時揚。敘述者陷入自語,又不時抽離,冷漠旁觀自己的悲劇。有什麼不可逆地死去了。作者略過決裂發生當下的熱戰,將敘事帶到感情死亡不久後的現場。他所注視的仍在滴血的殘骸可是他自己?離去女子所言「你眼中沒有愛」,究竟是分手的怨懟,還是一種更深的指控及推諉?--你不愛我,也不愛世界。你什麼也不愛。感情的失敗源自你對世界整體性善意的闕如。(PanicDisorder:有人跟我說你的心中沒有愛。其實這句話本身,就已經是無愛的了。藍天如此唱道。)

 

第三首Girasole,向日葵。是我的心頭之愛。讓我們忘卻季節的香氣,互相緊擁,直到最末、盡頭。我聽著他句尾力盡而竭爆出呻吟一樣胡亂的嘆息,大半夜往往憋出滿眼的淚。那樣乾裂嘶啞的聲音,真的像把聽覺割傷了一樣,連帶揭起許多未癒合的記憶。其中「不知不覺第三次盛開的向日葵」亦令人聯想到歌曲寫成的2001~2002年間,與1999年正好相隔約三年。不知是否我聯想太過,這三年的東西我常不敢輕易觀看。害怕夏的王樣。害怕穿著夏威夷衫笑的燦爛的Flower。「讓愛的花朵盛開吧!人生並非只有痛苦。」「沒問題的,地球還在好好地轉動」「煩惱byebye」。必要燦爛的笑顏,與高亢的青春同帶著死亡的面影。

 

昏黃夏日微風般的抒情搖滾,一過了Panic Disorder就像過了邊境的橋,四周景色漸行荒涼,陰暗天色墜成雷雨。唱片後半情緒混亂爆發,溺愛論、Luna。あなた。心之戀人。像煙視媚行的隔日眼線溶化成骯髒的淚,愛變成宿醉的夢。我聽見的那個聲音只是一個哭泣的孩子而已。直到今天這個曲順仍深深銘刻在我腦海,混合那年秋天間歇的失眠,書桌上研究所考試用書堆疊的暗影,以及剛遷入新居重新粉刷過的牆壁散發的鮮刺油漆氣息。混雜的破碎印象,終與剛的熱情及憂鬱共同化為那段歲月的聲響,Rosso E Azurro 因此會是我心中永遠的Top 10專輯。即便深知它並不成熟,編曲質素無華或許是近乎粗礪的程度,那樣撕裂的唱腔對歌手長期來說恐怕也有破壞。但我無法忘記那些與我自身的孤獨互相詆毀的夜,身邊唯有23歲的剛的聲音。汗淚交加。那是我的初心,也是他的初心。

 

在這張專輯中あなた佔據什麼樣的位置呢?在宣洩之後,結束之前。不是主打,不會進入排名。紅與藍還未成形時他在KK的台上唱了一次,有了紅與藍之後solo演唱會又唱了一次,從此塵封。我與「您」的逝去時代永遠埋藏在2001、 2002年。


评论(3)
热度(105)

© 甯日野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