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雜沓隨筆。-敬語2

本篇涉及自殺、死亡等陰暗話題。不打tag,轉錄隨意。

日文學不專精,文章結構鬆散東拉西扯,左支右絀,全部是作者私人妄想,充滿脫軌誤讀。


總之是個雷。

慎入。


-------



前言

敬語

    1. 「あなた」作為代名詞

    2. 副歌敬語句型

    3. 綜合意境

-妄想

    1. 人物及情節

    2. 現實時間軸


完整歌詞中日文對照



---------



2. 凝視生死界限:告白心願的敬語



寫出這首歌的當下,剛先生恐怕曾與死亡對視。


我找不到其他委婉的說法。這是一首情歌,但我確實在其中聽見某種本質性的決絕。不是概念上的訣別。不是身體將永遠不在場的狀態,或生者所旁觀的某人此後永遠的缺席。他在想的是肉身之消滅將告別的一切,以及那些事物真實的重量


比如滑下臉頰,落進土裡的一滴淚。汗水。步履。誰的手的震顫,與震顫中破碎的吻。全是一些小事,早隨著身體每日的汰舊換新,細胞、髮膚死去,以眼睛不可察覺的速度作了更換。昨日的我實與隔日的太陽昇起一同消融。可在更大的毀壞面前,作者知道,這些早已逝去、並終將被時間和宇宙全體遺忘的記憶就是答案了。


死是否只是神的輕蔑?死是對生命的否定,還是反證生命的存在?我曾在、曾愛過,一切是否將隨我的死亡灰飛湮滅?他竭力問神人類為何會愛,神靜默,唯令心臟搏動,不絕輸送血液至因愛而感覺痛楚的胸口(註1)。


在存在的虛無之中肉身顯現。於是明白了肉身就是靈魂。肉身之重,是靈魂的具象。他是因為被生而為人,因著僅此一次的生命而受折磨,而有狂喜。了然之後他清楚看見自己的欲與痛,胸內的喧囂沉靜下來,匯集成一個心念:餘生願在你身邊渡過。會盡量活得長久,直到為了成全你,甘願消滅我自己的那一瞬間。


作者決心擁抱苦痛,但最令人震撼的是他苦痛後的結論:生命即是愛,但去愛,比愛的本身更加值得。他不信仰精神或來世,當肉身消滅,靈魂消滅,愛的可能亦消滅。但是那人會活著,會繼續愛。也就夠了。沒有什麼比能讓「您」繼續愛下去,更忠於「我」的愛。


世上存在著甘願用全面的死守護的更高的生。我感覺這首歌吶喊的,僅此一個「甘願」而已。



說到廝守的願望,以及肉身活動交疊出的細瑣知覺經驗,我不禁聯想到貫穿「您」的眾多敬語句子裡,有一個句型曾一度大量曝光在日本社會大眾面前。它的文法結構嚴謹,如今雖已古舊遭汰,不復人言,然而那一次曝光所造成的印象及其在文學/文化界激起的迴響,或許已將這個句型的內在象徵永久改變了也不一定。這個句型就是イ形容詞+ございます後的敬語變化(註2)。在「您」裡它是副歌、乃至於全作的骨幹(粗體字部分),尤其是B段:


「あなた様が生まれた町

歩きとうございます もっと近くにいきたい

您誕生的城鎮

我很想去走走

想要更加接近您


傍に居とう御座います 何時までもこうして居たいのです
あなた脈打つ限り ふたり戦って行きましょう

我願能長居您的身側。永遠,就像這樣伴隨在您身邊。

只要您的血脈仍搏動,兩人就繼續並肩戰鬥下去。」


而與此句型深深連結的歷史文本,則是1968年,奧運長跑選手圓谷幸吉的遺書。


前陸上自衛隊隊員圓谷選手,何以從東北地方鄉鎮穎脫而出,在戰後復興的時代氛圍中一躍而為全國英雄,又如何破滅了希望,乃至絕路。逝者已矣,箇中經緯,網路上有許多資料極便於搜尋,在此不多贅述。我心裡縈繞不去的是他最後的文字。網路上翻譯版本總不齊全,以下對照wikipedia上的日文原文,簡略直譯如後:


「父上様母上様 三日とろろ美味しうございました。干し柿 もちも美味しうございました。

敏雄兄姉上様 おすし美味しうございました。

勝美兄姉上様 ブドウ酒 リンゴ美味しうございました。

巌兄姉上様 しそめし 南ばんづけ美味しうございました。

喜久造兄姉上様 ブドウ液 養命酒美味しうございました。又いつも洗濯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幸造兄姉上様 往復車に便乗さして戴き有難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モンゴいか美味しうございました。

正男兄姉上様お気を煩わして大変申し訳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幸雄君、秀雄君、幹雄君、敏子ちゃん、ひで子ちゃん、

良介君、敬久君、みよ子ちゃん、ゆき江ちゃん、

光江ちゃん、彰君、芳幸君、恵子ちゃん、

幸栄君、裕ちゃん、キーちゃん、正嗣君、

立派な人になってください。

父上様母上様 幸吉は、もうすっかり疲れ切ってしまって走れません。

何卒 お許し下さい。

気が休まる事なく御苦労、御心配をお掛け致し申し訳ありません。

幸吉は父母上様の側で暮し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父親母親大人:這三天來的山藥泥美味極了,柿餅、麻糬也都美味極了。

敏雄兄嫂大人:壽司美味極了。

勝美兄嫂大人:葡萄酒和蘋果,美味極了。

巖兄嫂大人:紫蘇飯和南蠻漬美味極了。

喜久造兄嫂大人:葡萄汁和養命酒美味極了。另外要感謝您們經常為我洗滌衣物。

幸造兄嫂大人:往返來回時承蒙您們讓我搭乘便車,萬分感謝。芒果、烏賊也美味極了。

正男兄嫂大人:平時令您們為我諸般煩憂,實在深感抱歉。

幸雄君、秀雄君、幹雄君、敏子、秀子、良介…(下略):請好好長大,成為頂天立地的人。

父親母親大人,幸吉已筋疲力盡,再也跑不動了。無論如何,請原諒我。

對不起,總是讓您們一刻也不得安閒地為我操勞、憂心。

幸吉但願能在父親母親大人的身邊生活。


被加粗的字體是相同的イ形容詞+ございます敬語句型。並不長的篇幅裡,圓谷以此句型反覆訴說著「美味極了」,是繁華落盡後餘下生命最終的留戀、感觸和疑慮,切膚地痛,「咒文般迴響著」(註3)。三島由紀夫以「基於脆弱易傷、雄壯、優美的自尊心」而進行的「崇高之死」評價圓谷的自決。他的評論尖銳地駁斥了私自將圓谷的行動評為未戰先退、怯懦貪逸的攻擊性輿論。三島認為,圓谷的決定是當肉身條件不足維持自尊的純淨完整時,一個對自己負責之人唯一的選擇。肉身必須毀滅,如果肉身的存在成為了靈魂之美的對極。而要求圓谷無視身體衰退而苟活之徒,在三島眼中則無異「只剩肉體還活著」的「地上之人」。圓谷顯然「屬於青空與雲」。


那些比起技術訓練,更相信意志至上的論調,固然須為天才選手的早逝負相當的責任,然而看似與之針鋒相對的三島卻也沒有脫離以精神論統馭肉身經驗的框架。我心寒於「崇高」、「自尊心」等字眼,因在我心中,死和生並非雲泥之別。拖著危危的身體勉力活著,死去,同樣汗流浹背,像嬰兒被剝離產道,頭臉沾著血,那樣因無依而恐懼嚎泣。不,無傷的自尊只存在於無生命物,死是困難的,而活下去又比死更艱難。三島沒有與如此髒汙同活的勇氣。


我相信圓谷是想活著的。我相信沒有人不想要活著。即使醜惡。最末的孤獨時刻,圓谷所思所想的,非關精神對肉身的超克。不是功名的起落,或自我哲學及形象的完成,而是食物--幾乎和痛覺一樣具體的,美味的記憶。和呼吸一樣輕,心跳一樣重。


多麼美味呀,那時候吃到的那些東西。回想時,平凡的餐食於唇齒間迸裂的素樸的芬芳彷彿甦醒一般。南蠻漬,山藥泥。芒果。葡萄酒。是家人的一湯一飯之恩,也是生的記憶。坂元裕二將家人喻為:使用同樣的洗髮精,頭髮飄散著同樣香氣之人。他讓他的人物一起吃唐揚雞塊,為了要不要淋檸檬汁而爭執,又或圍坐涮絹絲豆皮、把蕎麥麵吸得簌簌有聲。(註4)而圓谷念念不忘的亦是同樣的同在屋簷下的記憶。人生的至福時刻,只願能夠再長些..。


「幸吉但願能在父親母親大人的身邊生活」。令人讀之欲淚的末句,和剛先生的「願能長居您身側」意境雖相似,圓谷的句子用的卻是過去式(ました)。告白心願的同時,克己甚嚴的長跑選手低首欠身,向自己、向人世承認,這些心願於未來再也沒有實現的機會。


那麼「您」呢?


少了往事如煙的寂然,更多的是告白的狂熱渴望。「願能長居您身側」的代價是什麼?主人公不顧,也不需去想。連續幾個「我願」,以表示願望的助動詞「たい」顯示了強烈的主觀意欲,是衣沾不足惜,但始願無違之「不惜」、與衣帶漸寬終不悔之「不悔」二字。敬語尚嫌不夠,主人公欲窮盡語言能表達的一切,到頭來卻發現愛永遠難言。恨不能剖心掏肺...「不細工な心を切り裂いてください」(冷淡的我所愛的人啊,請剖開我粗陋的心)。紅與藍的Live上這幾句剛唱得痛苦不堪,撕心裂肺不足以形容(註5)。那深深崩壞的激狂和敬語的嚴謹看似相違,但是回到生命與愛的初衷,回到語言的初衷,敬語以優美的音節所凝縮的是物質稀珍、壽命苦短的古代社會裡,人對於所有得以相會之事物抱持的尊敬與感恩。以委婉語擴充延長數倍的句子,或許在今天被效率主義指為拖沓累贅,裡面卻包含了一種自我節制與不忍唐突、不捨斷離的情思。多少壓抑的瘋狂纏綿.....冷與熱,紅與藍,於此又是相連的了。




小結:敬語之敬


敬語是謹慎與敬意在語言上的體現。雖然在今日的語境,敬語用以展現社會權力關係的目的早已凌駕表現個人情意的意義,但若論語言的初心,敬語意在描述人的尊貴與謙卑。藉由壓縮、架空「人」(=代名詞)進行動作的主動性,人向包含了自身的命運、宇宙低微頷首。拉長的字數,致主詞和動詞之間各種有形與無形的距離增大,產生一種接近於第三人稱的報導性(即便敘述的內容是自己),彷彿人的存在無法自我表述,而是被置入無限大的時間、空間之中,被更大的、譬如神的視野,所旁觀。敬語的謙遜與自我疏離,於是也帶著一點對於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之人類宿命的接納與坦然。


我對J Pop所知不多,不知除此之外是否還有像這樣強烈使用敬語的作品。腦中唯一想到的是三代目JSB的花火-丁寧語(です、ます結尾),加上敬語人稱。雖未涉及較複雜的尊敬語和謙讓語(註6),但超常的敬語度已經在以普通語為主體的流行歌界(?) 構成了注目的要素。對照之下我們或可想像,以古典、雅正的舊時敬語,涵蓋了丁寧、尊敬語和謙讓語三大敬語類別的「あなた」作為一首情歌異乎尋常之處。我相信剛先生的文字選擇並非偶然。除了太宰治作品的影響,或許也可看見,數年後 shamannippon 上溯古文化及日本歷史源頭、尋找自我生命意義的藝術觀,在此時有了小小的萌芽之跡。



註1:

根據日飯repo,2007年6月10日 Endlicheri 台場水槽Live上,開場的天哭加入了該場限定的即興歌詞:「僕の愛が誰かを苦しめる/誰かの愛が僕を苦しめる/どうして人は 愛するのかな?/お願い 教えてよ 神様/愛は複雑なギター/愛があるから 愛をこぼしたい/愛を 愛を 愛を...」


極簡翻譯-->「我的愛折磨著某人/某人的愛折磨著我/到底為什麼人 會愛呢?/神哪 求您 告訴我/愛是一把複雜的吉他/因有愛,而渴望將愛傾訴而出/將愛 愛 愛(傾訴)...」

出處:http://kinkikids2love.cocolog-nifty.com/blog/2007/06/610_eb1c.html


PS: 我的不純kkl妄想

我第一次看見這篇repo,心裡警鈴大作。因為水槽的主要內容之一 Coward(2006年3月發行)製作期間,剛的母親大病。剛多次描述,這張唱片是在往返錄音室與醫院看護母親之中完成的錄製。印象中那一陣子剛在各種平台(雜誌、廣播)都有對其母親的健康憂心忡忡的發言,母親收集小汽車就是那時期流出的訊息。我更模糊地記得他似乎還有說過對母親深感抱歉,一把年紀了還沒有女朋友,導致需要照護人手時無人可幫忙。他一面煩惱,一面錄製了非常苦澀卻狂熱激情的歌曲。

在母親重病的非常時期,如果他有對象,即便還沒有結婚的準備,也不可能像這樣放任母親的心願持續落空。能夠讓孝順的他避而不談,是否代表,他所愛的對象極端不妥當,不妥的程度超過了讓母親失望的嚴重性?2006年底的 I Album,收入剛作曲、光一作詞的「futari」。歌詞是因為現實而分手,但是不打算分離、也不停止相愛的兩人。這實在是範圍非常小的設定,更不提分唱段落的安排也含有大量訊息感。2006年他們solo了一整年。2006~2007年的兩次水槽repo裡都不時出現關於苦楚戀情的即興歌詞。這是我認為,2004或05年後他們很可能開始了漫長而失敗的分手嘗試的原因...。


註2: 

文法上,日文形容詞終止形在連接「御座います」(ございます)時必須改成連用形「~く」並同時音便為ウ。這個句型,就我所知,至今仍是完全正確且極端雅正的說法,只是相同功能在1970年代後已被較簡單的「~かったです」所取代,原句現已無人使用。


至於「傍に居とう御座います」、「暮しとうございました」中的「とう」則由表示願望的助動詞「たい」變化而來。「たい」雖不是形容詞,卻有著イ形容詞的外形,因此也可以依循同樣的形容詞活用規則做變化。


文法聽起來繁複,但其實有幾個實例是大家每天見面一定會說的,即「ありがとう御座います」(謝謝)、「お早う御座います」(早安)、「おめでとう御座います」(恭喜)。唯多數人將其視為約定俗成的用法,不再套用到所有形容詞上。


詳細的變化原因及方式可參見

中文解釋http://baike.baidu.com/item/%E4%B8%81%E5%AE%81%E8%AF%AD

日文解釋http://www.alc.co.jp/jpn/article/faq/05/170.html


註3:語出沢木耕太郎「長距離ランナーの遺書」。呵,我也沒有看完全篇,只讀了網路上的節錄,好孩子不要學 XD


註4:坂元裕二,<四重奏>。


註5:あなた@紅與藍Live,極虐慎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899909/



註6:

敬語分為丁寧語、尊敬語和謙讓語三種。丁寧語是敬語中口語使用最普遍的一種。蓋日文口語依場合與親疏之別,大略可分為普通語、丁寧語、尊敬語/謙讓語三大項。簡略來說普通語就是動詞原形,丁寧語則把動詞變成ます形式、名詞加上です詞尾。尊敬語/謙讓語則有自己的特殊說法,無論動詞名詞都會變長,需特別學習。其中普通語跟丁寧語在口語中大量混用,細心調整可以表達細微的親疏之別。而尊敬語則保留給上司、顧客、重要人士、不可得罪的長輩等....所謂的上目之人。

 

男女有別的現象,在普通語中最為明顯,在敬語則最似無而有。普通語本質性的輕鬆隨意配上日本傳統文化中的性別表述,形成了以簡短粗暴為最大特色的男性專用語類型。在非常傳統的思維裡,日本大男人一句一個命令形動詞,那種不拘小節的語感可以是很帥氣的。女人們甚至期望他們這麼做,漫畫或小說中常見女主角被心儀男性喊「喂你!」(お前)、「這傢伙」(こいつ)而心跳不止的情節。


相對地,粗暴(≒ 粗獷男子氣概)的對反面則是極端的謹慎守禮,敬語中的某些用法因此被認為有女性用語的傾向,是不難想像的。然而奇妙的是,使用敬語的男性卻不等於女氣,它定義的是另一種男人的形象:民王的貝原、柏拉圖的青年,(以及諸多令人難忘的下剋上攻...)。維持丁寧語句型,以及自稱「私」而非僕或俺,無論男女都令人感覺優雅,教養良好。丁寧語是中性、有時微偏女性的語言,男性使用時格外強調了謹慎克制(幾乎是一種性感)的形象。


评论(28)
热度(88)

© 甯日野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