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昼之月

太愛這一篇了。

一条咸鱼北:

     
    
     
    
  
       *纯属虚构,与现实中同名人物无关
         请区分现实与rps
    
   
    
     
   
   
8
    
    
   

   
    
    
   
  
       忙得要命。
     
       冠名节目,常规节目,然后是嘉宾出演;综艺,歌番组,中间夹着商讨会和杂志取材。明天要去录音,今天才收到demo;说是要拍pv,甚至不记得是哪首曲子。如果再碰上电视剧拍摄简直就是地狱,每天凌晨回到宿舍,洗澡换衣服,才在沙发上坐下,手机就响起来,经纪人已等在楼下了。在电视剧拍摄间练吉他和舞步,在综艺收录间听demo学新曲;pv拍摄和电视剧有一样的服装,等到了电视剧的现场,又总是白天拍夜晚的场景,夜晚时又反过来。一直在移动,见几百个不认识的人,渐渐的时间感变得模糊,最后连身在何方也变得不甚明了了。


       没有休息,没有睡眠,没有交流。移动中昏昏沉沉睡过去,梦到开拍时昨晚背的台词在一瞬间变回一张白纸,他被反光板照得纤毫毕现无处可逃,然后被自己背诵台词的声音惊醒,后背渗出涔涔冷汗。
    
    


       刚的情绪越来越奇怪。


       收集搞笑艺人的录影,深夜一个人看吉本的电视频道。即使看的是这样的东西,他也不笑。从他面前走过也视而不见,热闹的时候很疯,安静下来时就像死去了一样。
   


       “刚?”他叫他。


       “嗯?”刚回过头,等他的下文。


       “……没事。就是很晚了,不睡吗。”他说。


       “我再看一会儿。”刚转回去重新面对电视屏幕,留给他被沙发挡住只看得到半个的后脑勺。
     
       房间很暗,电视声音开得很小。那些热闹的声音一变小就显得很遥远,衬得房间里冰一样的静。光一很累,很茫然,木着脸站在走廊中央,动作停止了,思考也停止了。


       “你先睡吧。”刚没有回头,仿佛脑后长了眼睛似的,对他说,“晚安。光一。”


       光一像是收到指令的机器人,保持着思考停滞的状态,遵从了刚的话。
    
    


       与精神状态相反,刚的食欲上升,几近暴食。从不满百的体重恢复到初见时的近六十公斤只用了几周,并且没有一点要控制的迹象。


       光一并不多说什么。压力是一样的,他能理解。他守着他,一个人守着他,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也守着他,只想他能尽快好起来。
     
   


       有时刚的情绪转好,和冈田在宿舍里玩。刚教他打电视游戏,饿了就用很小的平底锅炒鸡蛋和香肠吃。光一尝过一次,油放得太多,又什么味道都没有,难吃得惊天动地。他们在难得的空闲里,一边吃难吃得惊天动地的炒蛋,一边拉着窗帘看《英雄本色》和《星球大战》。看完后拿出小摄像机,在宿舍里上蹿下跳拍简化版动作戏的录影。
    


       光一每到这时就松一口气,觉得刚回来了;同时又有点不甘心,因为刚从不和他胡闹。可是当所有人都走了,刚又安静下来的时候,他又觉得,虽然不甘心,但还是喜欢和冈田在一起时的刚。
    


       喜欢刚。喜欢他笑起来时的眼睛,做侧手翻前不自觉的嘟嘴,还有看到衣着清凉的漂亮女孩时情绪高涨却又害羞的表情。


       可是笑颜,侧手翻,和漂亮女孩都越来越少了,他却还是喜欢刚。比他高,比他有趣,比他更有男子气概的刚,在他眼里却是易受伤害并需要保护的。他心里非常清楚这是什么。男人往往沦陷于他们希望保护的对象。
    
    
   
       致命一击来自事务所每年例行的体检。
      
       他坐在等候区等待通知,身边跑过一群穿着医院体检时统一发放的薄浴衣和拖鞋的jr.。他正想医院走廊里居然是可以奔跑的么,那群孩子就被看起来很温柔的护士小姐姐严厉地训斥了。接着她背后的门打开,刚拿着档案袋从里面走出来。他们隔着小姐姐和小jr.们看到对方,彼此都吃了一惊。


       刚穿过走廊,把那个薄薄的牛皮纸袋递给他:“正好,你帮我带回去吧。我今天没带包。”


       他接过档案,刚就匆匆走了。他目送了一会儿刚的背影,忽然心中一动。犹豫了片刻,光一打开了纸袋,取出那张体检单。
   
       本应不具任何意义的数字们排列组合,便可以表达一个具体的信息。它们沉默而中立,不带任何感情色彩,摧枯拉朽般摧毁了从上一秒为止的过去的世界。
    
   
       他与刚一样高了。
   
    
    


       他站在舞台上,站在贴着写有刚的名字的位置贴纸边。从这里望出去,能看到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景色。这景色被赋予了极不同凡响的意义:这是刚的视角。现在他所看到的,便是刚眼中的世界。
      
       他心中的欢喜满得要溢出来了。舞台灯雪亮,面前是没有观众的会场,他却觉得暖洋洋的。staff还在做最后的调试,音响里时不时传来啸叫的刺耳声响,光一却好像完全听不到。思维的能力都像是飞走了,他什么也不思考,小朋友一样在位置贴纸上踢来踢去。
      
       刚从舞台侧面出来,看到他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不知道在踢什么,有些诧异;低头一看,他居然在一脸理所当然地用脚蹂躏自己的名字。


       “喂,”刚说,“这算是欺凌了吧。”


       光一的思维能力还没回来,听到他说话,茫茫然看他一眼,发现正好能平视他的眼睛——平视!于是心情便好的不得了,又一言不发地把被他弄皱的贴纸用脚碾平,欢欣鼓舞地回自己的位置去了。
     
     
     


       被琐事耽误,回到宿舍时正是黄昏时分。金色的夕阳将万物镀上一层耀眼的金边,世间流光溢彩。
    
       光一上了楼,站在门口,正从包里拿出钥匙,忽然听到房间里有重物撞击的声音。他停下来,靠着门,将额角抵在门上。
    
       刚的心在哭。他在踹翻椅子,以重拳拼命捶打枕头,发出压抑的低吼。
      
       光一靠在门上,看着外面金灿灿的夕阳。世界依然很美,但刚封锁了自己的心,他看不到。这青春期也来得太晚了些……刚已近成年,再没有人有权利帮他过滤掉世界丑恶的部分,谁都无法通过控制他所看到的来帮助他恢复平静了。
      
       房间里的声音不知何时消失了。光一没有进去,却转身离开了。
     
     
    


       午夜里,光一做着噩梦醒来。醒来时脑海里还残留着些纷乱的影像,两秒后就烟消云散,连是个什么样的梦也记不起来了。
     
       旁边的刚醒着,背对着他。他听到一声极小的啜泣的声音。
     
       光一掀开被子,赤脚踩在地上。地板很凉,冻得他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现在他完全清醒了,低声叫他的名字。
     
       “刚。”他说。
    
       刚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似乎是想保持睡着的假象。光一于是站起来,来到他床边。
    
       “刚。”他说。
     
       刚转过头来,用盈满水光的眼睛无表情地看着他。他不喜欢这个表情,于是伸出冰凉的手,笨拙地抹去他脸上的泪痕,问他,“那个问题,现在过时效了吗?”
      
       光一看着他一眨也不眨的眼睛,问他,“我现在说要,还来不来得及?”
      


       没有回答。刚的眼睛里有千言万语,又空无一物。
    
       光一俯下身,吻他挂着水珠的眼睫。
     
       “刚。”他说,“来恋爱吧。”
   
    
    
    
    
  
         tbc.
    
    
    
     
  

评论
热度(115)

© 甯日野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