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業壓力過大,在草稿夾裡寫下灰暗的劇情。

...明明現在的兩人是那麼甜蜜。


我十分悲觀,覺得很可能在他們有生之年,某些關係永遠不會明朗化。不只對外,亦是對內 -- 有些話,或許連對自己都絕不可說。但我想真正拿自己的青春去賭:等到我們全部老去,被時代遺忘,他們還是在一起,誰也沒有放手。

评论(7)
热度(22)

© 甯日野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