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起床唸書,未覺天已破曉。那泛白的顏色讓人忘了天空之下我又將粗鄙,支吾其詞地渡過一天。讓人想起天河撩亂,少年時澄失眠,每夜在芝浦的臨海公路無邊際地漫遊。一次,撞見天亮返家的姑姑...略狼狽卻豔異非常的她的妝容,與她膝上倒臥的男子。她打開車門,確定看見的是他,一句話也未說地關上車門又走了。靈魂緊密聯繫的兩人,生命卻像海上浮木各自漂流。

评论(2)
热度(5)

© 甯日野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