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絮語?

本篇從頭到尾喃喃自語

也可能外酥內軟的雷

我是神經病喲

真的!



生平第一次被人說我偏K,雖然意味不明,心裡竟莫名有點開心(....)

我如此偏愛剛先生,但其實兩個都是我的心頭肉。經常也希望自己對光一的愛敬能好好被傳達出來。我成功了嗎?或許是成功了吧。


我不認為任何人有解釋自己飯屬性的必要。飯就是飯,這是很私人的事。能夠交流當然快樂,不能交流,我依然天天都聽著他們的音樂,愛著他們。我想大家也是的。我不祈求自己被了解什麼的,不過如果我能有願望,我希望我們的愛能集合起來,成為祝福的力量守護那兩人。


願他們被溫柔對待。願他們不孤獨。幸福,自由,健康。


沒有光一就沒有剛,反之亦然。這是我認為自己屬於KKF的部分。


對我來說 KKF的定義是:喜歡並尊重KinKi Kids這個團體。喜歡並尊重 KinKi Kids名下發表的所有音樂、影像、活動、節目。KKF必須認同並欣賞 KinKi Kids是一個完整單位,即便在細節上對K或T有所偏好。


solo飯,是對K和T個人名義之solo活動及內容抱持熱愛和尊重。不是希望他們解散的意思,也不是O飯。KKF、solo飯、O飯是針對 ftr的作品跟活動產生的偏好,KKL 跟 KKH 則屬於同人也就是J禁的世界,必須在知情的前提下才能互相討論。其中除了KKF跟KKL因為講究ftr,跟O飯完全倒反之外,我覺得所有標籤都有實踐程度上的彈性而且不互斥。兩人三團就是最好的例子(同時愛KK + K solo + T solo)。又,世界上有討厭KKL的KKF,自然有同時喜歡KKL的KKF,也有只喜歡萌cp而對音樂呀舞台劇呀都不太在意的人。這就是J禁之所以要禁的原因:維護飯們選擇個人行為的權利,但不互相干擾。


沒有任何一種偏好是罪惡。沒有罪惡,有的向來只有以討伐罪惡為名排除異己的攻擊行為而已。


有人說你的心中沒有愛。這種話語本身就已經不是愛了,天空如此吟唱*。

想到這裡我又覺得好愛剛先生。心臟劇烈蹦跳著。


*堂本剛。Panic Disorder, <Rosso E Azzurro>.



關於J禁。


我不會說自己是KKL,因為我想我應該是KKH。對於這一點我從來沒有隱瞞過。誠然這些標籤的定義非常模糊,簡直跟KK的關係一樣撲朔迷離。但我姑且講下自己的想法。


再強調一次,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而我是一個微不足道,頭腦有病的人。

我盡力了喲。

嗯。




就我的認知,KKH本來包含在KKL裡,後因立場不同而漸漸獨立出去。我在2007年左右第一次看見這個詞,當時它已經作為KKL中的「現實派」被使用著。廣義來說,單純享受ftr之間的粉紅小花,甚至以粉紅為主要視角去觀看KK的一切活動和作品,都可以算是KKL。


KKH 則真正相信ftr之間確實存在著性張力(不管有沒有說破、有沒有化為行動),並相信他們的愛(包含戀愛的愛以及其他更多)在現實中真實存在。KKH覺得小花怎樣都好,是節目效果也好,真情流露也罷,這都不會改變ftr實際上的愛與相守。


KKH有程度上的不同,有人相信兩人一定發生過關係,有人相信那種關係是正在進行式。也有人(比方我)認為應該沒有說破,長年一直都在爆炸邊緣用默契維持著危險平衡。


20多年了。當中可能,或許,失衡過一兩次。吧。我覺得。

但是仍然沒有辦法面對,只能當作一場夢?

看吧我就是這樣想得很多很悲觀,與其說是現實派,不如更像自虐派?

不過確實,單就「熱心於觀察ftr之間的類戀愛跡象」這個行為而言,KKH和KKL可謂一致。說是KKL也是沒錯的。我張開雙臂擁抱這些亂七八糟的標籤,抱完之後,剛剛已爽快的把它們從我的自稱中刪掉。


雷聲大雨點小的一下子就講完了。


愛並不簡單。愛不等於交往,不等於相知。愛不代表不會恨,不會冷言以對,不會心如止水。但同時愛也有可能沉寂多年又死灰復燃。這是愛最危險的地方。莒哈絲的「勞兒之劫」裡,勞兒的情人移情別戀,拋棄她於婚禮之前。她完全瘋了一陣子,後移居他地嫁作人婦,如此平靜過了十年。有一天,僅僅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片刻,她看見一對情人在黑夜中擁吻的剪影,突然間連自己也忘記的傷痕全部甦醒過來,裂成黑洞吞噬她於精神混亂的漩渦。她開始了無目地的恆久的迷走。「你沒有辦法想像無愛的盡頭能走到多遠。」連這麼說著都是深陷迷障之人,只因沒有愛過是說不出無愛的。


在我心中,真正觸及靈魂的愛與其說是「關係」,不如說是天命*。不是人人都有機會得到。


它可能是恩賜,也可能是危機,更多時候兩者皆然(故莒哈絲謂之迷劫)。光一是剛的天命,我相信剛知道,而且他想過為其殉道之事。當然他的天命並不只有相方,更多的是尋找他自己的生命意義,尋找他的音樂,但相方早已包含在他的生命藍圖中,密不可分。如果有一天與相方的連結必須從他的愛裡被斬斷,一定是堂本剛不在了。想要分開他們的人一刀落下,將只拿到他的一雙鞋(以及光一的一頂假髮........)


至於光一先生,他什麼都不說,卻什麼都做了。他不會去思考剛是不是他的天命或者天命是個什麼東西,反正他一直沒想過別種可能。他還是有可能結婚,但剛早在一切之前,就已是他的人生。這在過去理所當然,以後大概也不會變吧。


我不認為ftr交往過。

亦不認為他們一直都很黏糊,或者所有鏡頭前的黏糊都具有真實意義。

但我確實相信他們始終相愛,身體跟靈魂都互相吸引著。而且如果輿論的束縛可以解除,他們可以任意表達的話,他們會選擇與對方共渡一生。


我打算幼稚地這樣相信下去。


*天命さん!

评论(12)
热度(93)

© 甯日野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