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習慣說自己的事。但是我現在在東京。

心裡千言萬語。

請原諒這樣瑣碎的速記。


/

陽炎的現場除了纏綿沒有別的可說。兩人的聲音追隨纏繞,像是長長的暗戀終於說破,忍不住撞上那人的唇,不可控制的吻著。

結尾光一的紅色光芒融進了剛的藍光。並非全部消融,而是紅與藍,被相會時的紫所抱擁。後面緊接的道花則化為純粹的白色。光的起音稍稍不穩,但他的音色非常美。我好像回到初心一樣要重新愛上他的歌聲。


...雖然一唱完這位巨匠就crazy beauty上線。餘韻全毀。


把暴言防範機制全權交給相方的光一桑。該說是可愛還是家教甚嚴?

對於造型師給自己穿短褲的惡評笑的沒心沒肺,卻一直心心念念相方的短褲和腿毛。

翹著一隻腳,抱怨早上八點鐘一個人拿電動除毛刀刮腿毛的剛先生不知為何色情非常,可能是他看著相方一邊摸自己大腿的緣故...。你也應該試試看啊。洗澡的時候,欸?水跟身體的觸感不一樣,滑溜溜的,簡直無法確定這真的是自己的身體嗎..?他就這樣一邊說一邊比畫著自己的腿。

後來又被逼著刮了一遍,不甘心自己一人默默刮著竟然叫福田導演過來確認成果ok..。


彼此的solo有相方在身後演奏,我以為我有所準備,但真正看見剛乘升降舞台出現在光一身後,他趁著間奏喊了聲剛君然後把背交給他。我的眼淚還是出來了。PS: 這首歌是Slave Maker


剛的solo。花了很長的篇幅讓band的大家獨奏,整個session實在正翻。音樂穿透距離,浸透在空氣中,如此溫暖而豐厚的節奏。正翻了。簡直不捨結束..而果然他們懂我們,沒有讓這樣的豐厚墜落,末尾的節奏直接接上薔薇與太陽,穿著紅衣的光一桑倏然現身於光束之下,柔厲的舞蹈起來。session的時間甚至足夠他吹高前髮!笑。



评论(3)
热度(65)
  1. -西西甯日野荊 转载了此文字

© 甯日野荊 | Powered by LOFTER